来喝茶的老虎

六岁半的尼克和他的父母还有三岁的妹妹奥利维亚一起来到莱斯利中心,与Phyllis Brock和David Epston见面。菲利斯·布洛克采访了这家人;大卫是一个观察者和反射者。

与奥利维亚相比,尼克面色苍白,显得疲惫不堪。尽管游戏室很吸引人,他还是坐在椅子上,把头靠在肩膀上;奇怪的是,他一动不动。

福斯特夫妇向戴维和菲利斯讲述了这个问题。事实上,在18个月大之前,尼克吃得很好,以至于曾经做过儿科护士的福斯特夫人确信,与众所周知的统计数据相比,尼克的情况很好。然后,突然之间,没有任何明显的原因,尼克开始拒绝平衡饮食。他逐渐只吃白面包和果酱三明治。只有偶尔吃点苹果或葡萄干,才能缓解这种情况。当时,福斯特夫妇并没有向家人和朋友以外的人寻求帮助,他们希望尼克能“长大后摆脱这种状态”。他们的沮丧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因为他成长到他的严格的制度,而不是脱离它。由于担心米克无法承受小学对体力和智力的要求,他们在米克五岁的时候去看了儿科医生。他们确信,尽管他体重很轻,但他没有危险。医生给他开了一种食欲兴奋剂和“其他让他有点困的东西”。

虽然在治疗后尼克的体重增加了两磅,但他的饮食仍然受到限制——他只是吃了更多的面包和果酱。福斯特夫妇决定停止他的药物治疗。随着尼克变得容易患上小病,不能参加儿童游戏,经常在下午5点前上床睡觉,他们的担忧也在增加

当他们到达莱斯利中心时,尼克的父母觉得他们已经用尽了所有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从贿赂到战斗”。事实上,大卫注意到他们喜欢用军事比喻,比如“斗争”、“战斗”、“战斗”和“战争”。福斯特夫人比福斯特先生感到更失败,因为她“在前线服役”。福斯特先生是倒班工人,吃饭时不常在场。

福斯特夫人时不时地向尼克提出挑战,说“他会一连三个晚上没吃东西就上床睡觉”。“嗯,”她解释说,“这样他就不能去上学了,所以就继续吃三明治。他又赢了一轮。”这样的尝试会导致另一段时间的缓和,直到她“赢下一轮”的决心回来,她会再试一次。福斯特夫妇变得如此绝望,他们接受了一个朋友的建议,寻求转介到莱斯利中心。

治疗师们通过重新添加一些其他因喂养问题来这家机构的家庭的治疗后评论,来探究福斯特夫妇自责的易感性。这些评论集中在其他父母如何从内疚和责备中解脱出来。福斯特夫妇想加入他们。

在会议结束时,每个人都同意,在某些准备工作完成之前,他们不能再继续进行下去。福斯特夫人有了足够的希望,开始为尼克设计一套老虎装,我们讨论了一些细节。考虑到福斯特夫人的“战斗疲劳症”,福斯特先生同意指导尼克像老虎一样咆哮。就在这家人要离开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福斯特夫妇向治疗师推荐了一本名为《来喝茶的老虎》(the Tiger Who Came to Tea)的书。

第二次会面开始时,尼克用“老虎的咆哮”来展示他的决心。菲利斯·布洛克(Phyllis Brock)(访谈治疗师)躲在椅子后面。当单向屏幕开始振动时,尼克感到很惊讶。菲利斯解释说:“大卫在屏幕后面害怕得发抖。”当秩序恢复后,采访者恢复了镇静,审视着他的虎装的“老虎性”和他印在t恤上的老虎的“凶猛性”。

那天尼克还有一个惊喜。菲利斯拿出了自己的《来喝茶的老虎》,请尼克坐在她旁边,她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他欣然同意,说他对这个故事太熟悉了。

菲利斯鼓励尼克放松,闭上眼睛。“当你闭上眼睛的时候,我想知道你是否能在脑海中看到电视上的画面。”尼克点点头,她继续说下去。“这是一台黑白电视机还是一台彩色电视机?”尼克说,他能在脑海中看到一台“大彩电”,就在菲利斯读故事的时候,他开始在屏幕上想象那个著名的老虎故事。

《来喝茶的老虎》讲述了一只残暴的老虎在一个小男孩和他的妹妹父母不在家时,不请自来的故事。他的胃口好极了,家里的任何东西他都吃。书中有很多老虎吃蛋糕的插图,老虎食物的罐头,茶叶,甚至直接从水龙头里流出的水。他的胃口似乎总是贪得无厌。他把房子和家都吃完了才走。当父母回到他们没有食物的家时,他们的孩子告诉他们这个不速之客的贪吃。这对父母似乎对这一切都泰然处之,但那天晚上全家人都得出去吃饭。第二天,他们在超市补充存货,期待老虎的下次光临。书的结尾写道:“老虎再也没来过!”

菲利斯几乎是逐字逐句地读了这篇故事。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经过计算的变化。故事中每出现一只老虎,就会做一些改动,让一个男孩穿上老虎的衣服来代替老虎。那个蓝眼睛、金发、穿着老虎服的男孩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或者那个叫得像老虎一样的男孩做了这样那样的事。

另外,尼克的妹妹奥利维亚也代替了故事中的妹妹。其他的变化与尼克和饥饿的老虎有关。在故事结束之前,菲利斯犹豫了。尼克喊道:“老虎再也没来过!”菲利斯抓住尼克的手轻轻捏了一下。她建议他重新在心里看电视。过了一会儿,她说:“在我的故事里,老虎每隔一天来一次!”

尼克和奥利维亚随后被要求在另一个房间等候,此时大人们正在一起交谈。福斯特先生和太太高兴得忍不住笑了。他们和治疗师一起为老虎每隔一天晚上来喝茶(吃晚饭)做阴谋安排。在没有老虎的日子里,尼克要自己吃东西;在老虎日,福斯特夫妇播放了菲利斯新版的《来喝茶的老虎》的录音带,尼克则打扮成他的老虎。之后,尼克被护送出后门,绕到前门,奥利维亚跑去开门。他要通过必要的咆哮来宣布自己是一只老虎。然后老虎会被提供一顿类似于书中描绘的食物。如果他们在这方面有任何困难,一个老虎食物午餐盒可以作为替代品。

三个星期后,福斯特夫妇回到了中心。那时尼克的脸色已经变了,所以他看起来像个夏天的男孩。这家人报告说,“即使在老虎来访的间隙,他也吃得很开心。”每个人都自愿登记,并对他现在经常食用的各种肉类、蔬菜和糖果进行分类。他甚至要求再来一份,还因为吃了他姐姐盘子里的东西而受到责备!

大卫和菲利斯想知道他的老虎是不是吃得太多了,可能会超重。尼克表示,这种可能性不大。他的活动水平是第一次会议无法比拟的。他在房间里跑来跑去,摸索着玩具盒,用粉笔板,他的热情让奥利维亚兴奋不已。福斯特夫妇对他们所说的“他的吵闹”有些困惑,尽管他们向大卫和菲利斯保证,这是他们关心的问题,他们愿意找到解决办法。他们表示,他们正在增加老虎造访的间隔时间,并认为可能很快就会停止。

六个月后,当大卫和菲利斯有机会从福斯特夫妇那里收集后续信息时,尼克的进食问题似乎很遥远。但在这段时间里,老虎又回来了五次,加起来总共是十次。尼克再也不用因为小病去看医生了,他的头发比以前“干爽”得多了,他现在可以全身心地参与同龄人的游戏活动了。

以下是为期6个月的后续采访的节选。采访中,福斯特回忆起在他们第一次见到大卫和菲利斯的几个月前,她去看了尼克的儿科医生。

“儿科医生一点也不为他担心,”福斯特太太说。“但是你?”大卫问。“嗯,我们只是觉得这是一种身心上的问题,”福斯特夫人解释说,“好像并没有什么身体或身体机能上的问题导致他不吃东西。”

“嗯,这是最低限度的令人满意的饮食,但我猜父母希望他们的孩子更多,”大卫沉思着。生活中不只有果酱三明治——还有胡萝卜、土豆和柠檬蛋白派。你觉得他被剥夺了应有的快乐吗?”

“不,”福斯特先生插话道,进一步澄清道,“我只是认为他太克制自己了,他的精力和其他事情都让他陷入了困境。我能看出他这样限制了自己。”

大卫停顿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你是怎么理解这种情况如此迅速地转变的?”有什么可能对我们有用的思路吗?”

“嗯,你在某种程度上帮助我们实现了.....”福斯特先生吃了一惊,然后停下来整理他的思绪。“你播下了种子,给了我们一些想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然后我们就能够实现它。”

“这是你的功劳吗?”大卫不知道。“我担心父母没有给自己足够的信任。你觉得是我们干的还是你干的?”

“你给了我们一些建议,”福斯特先生回答。“我们执行了它们,但我们需要与你接触,才能看到,并采取不同的方法来处理。”

大卫和另一个家庭的看法相同。“有些人说,‘我们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是的,是的,是的!”福斯特太太热情地同意了。福斯特先生同意道:“哦,是的,只是方法不同而已,正如我们之前说过的,你们自己太专注于这件事了。”

接着大卫转向尼克:“我记得你用磁带听了一个故事,对吗?故事里会发生什么呢?”尼克回答说:“嗯,他会沿着小路走到我家,然后敲门。”

“你能把他的咆哮录在这盘带子上吗?”大卫的要求。当尼克咧嘴一笑说“是的”时,大卫打趣道:“我要不要退后?”尼克笑了,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哇!”大卫喊道。

“然后奥利维亚打开了门吗?”

尼克点点头。

“那么,当这只老虎走进屋子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他会穿着我的围裙走到桌前坐下。”

就在这时,奥利维亚插话道:“而且他会把所有的食物都吃掉!”

“所有的食物。”尼克确认道。

“他会吃掉所有的食物?”大卫惊讶地附和道。

“是的,他会是最后一个吃东西的人,因为我总是停下来休息两三分钟。”

“为什么?你是不是因为吃了那么多东西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是的,晚饭后我还吃了冰淇淋,我以前总是狼吞虎咽地吃完。”

“这只老虎吃了那么多食物,你觉得它会变得更大更壮吗?”

“是的,”尼克说。

“你认为这只老虎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强壮,开始有更多的乐趣吗?”制造更多的噪音,演奏更多的音乐?”大卫继续他的主题。

“是的。”尼克微笑着重复道。

“那是一只相当不错的老虎。你认为这只老虎是你的好朋友吗?”大卫问,当尼克点头时,他问,“你想告诉其他男孩和女孩们什么关于成为一只老虎?”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尼克在磁带上记录了他的评论:“嗯,你先去莱斯利中心,他们会给你讲一个故事。”

“故事是怎样的?”大卫问。尼克对着麦克风说:“这只老虎来喝茶,然后把所有东西都吃了,还以为自己喜欢盘子里的所有东西。”

“你去莱斯利中心,他们给你讲了一个故事,然后发生了什么?”大卫总结。

尼克继续说:“然后他们让你做一套老虎装,然后你就像这样咆哮。”说着,尼克发出了一声有力的吼叫。他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地说:“有时我看到它,我想:‘噢,我希望我不要再成为老虎了,因为我觉得我已经长大了。’”

当大卫听到尼克的评论:“你认为你不再需要老虎了吗?”你已经长大了?”

尼克点点头,满面笑容。

“你认为老虎会帮助一些男孩和女孩吗?”大卫猜测。

“是的!”尼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