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定抗厌食/抗贪食疗法的考虑

实施抗厌食/抗贪食“疗法”的考虑

David epston(承认lather, p . getting smart, 1991)

  1. 抗厌食症/贪食症的反实践可能是什么,以至于它不是另一种监管、监视和监管的技术?这种做法如何能颠覆纪律权力,而不是成为它的帮凶?
  2. 一个抗厌食症/治疗如何能采取批判的立场并解构那些已经“归化”的实践?治疗师如何向他们遇到的人表明他们对批评的承诺,并通过他们的行为保持对这种承诺的忠实?
  3. 一个抗厌食症/贪食症的反实践如何以这样一种方式产生“知识”,使与之相关的权力分散到所有参与知识制造的人身上?逻辑科学的方法和卢卡奇所说的“幻影客观”(专家观察者和被观察到的“病态的”(物体)之间隐藏的关系)如何被好奇心和不确定性引导的协作探究所取代?我们如何才能使这些反实践本身对合作各方“透明”呢?我们如何赋予“本地的”或“本土的”知识特权,福柯称之为“被征服的知识”,而不是“专家的”知识,“从而让批评发挥其作用(见权力/知识:我们如何帮助产生、记录和传播这种抗厌食症/贪食症知识的过程?
  4. 怎样才能抵制全球化、通俗化的解释方案的诱惑以及与之相关的自我满足呢?对于不那么确定的认知形式,我们怎能满足而不感到不安呢?我们怎能接受“真理”是“地方性的和政治性的”?”(Popkewitz, 1984)。我们能否追求建构主义对“新知识模式”的要求?”(林肯,1990)。
  5. 我如何承认这些新型协作实践的局限性,以及考虑这些实践可能带来的新可能性?"我如何对一个主题采取临时立场,并通过他人的可解性逐步阐述问题的本质?(Gergen, M. 1991)我如何与人一起做理论,而不是关于人或关于人?这一理论如何产生一种与人们的生活经历产生共鸣的感召力?(泡沫,P . 1991)。
  6. 我怎样才能用专业距离的豁免来代替共同建设、共同著述、共同研究或任何其他试图捕捉和合法新型专业客户关系的描述?

制定抗厌食/抗贪食疗法的考虑